俄罗斯空军部队的保护神和圣像
来源:俄罗斯空军部队的保护神和圣像发稿时间:2020-04-03 01:01:25


准备患者的病例资料,为新冠危重症患者的治疗讨论会做准备,是每一个危重者患者治疗的必要环节。在讨论会那天,领队王振宁队长,栾正刚、刘璠、于娜等许多教授参加了讨论,作为王强的管床医生,我参加了讨论会。

2月16日,入院第7天,是复查CT的日子。看到肺CT结果让我心头一紧,影像明显加重,肺炎在进展,上了激素,我对他详细解释着病情,同时我的心里逐渐开始担忧。

“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……”

对此,发言人华春莹在回应中表示,我们也注意到网上有一些这方面的报道,“坦白的说,看到这类的报道心里是非常难过的。”

王强与张健  受访者供图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王强很爱说话,逻辑清晰,我们的交流很顺畅,他也爱提问,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,他会不断的发问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瑞德西韦、康复者血浆、细胞因子风暴、氯喹、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。

告诉他病危的时候,他很平静,问我:

武汉的樱花悄然开放,这个春天,如期而至。李兰娟院士在第二届新冠肺炎多学科线上论坛上进行分享

“王强(化名)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,也是最年轻,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,作为一名医生,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。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,甚至出院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,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,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,与患者相处33天,成了生死之交。